曾因酒醉鞭名马 WeChat:linmohan283883

以湖光山色敬你
以世间一切美好敬你
只需你回敬
一曲无悔的歌
忠于一生所爱
待世界温柔如故

天空之城

(to Elena)

像这样的夜晚
适合瓜分我所有的青春
值得为一个可爱的人儿
卸下所有的荣耀和失落
也值得为一个吻而张狂
然后决绝地走向你
拥抱、接吻,在夜的长椅上

我欠爱情太多的学费
欠生活一个饱满无惧的自我
欠自己一次深彻入骨的理解
欠你一个关于秋天的证明

九月的天空之城
我怀着男人的忐忑
一次次惊扰你的世界
像一位胆怯的渔夫
望着美好的鲸阵
吟唱赞美的挽歌
某一刻多想和你在一起
拥抱、接吻,静待情愫滋长

©林墨含
2018.09.12    成都

Elena

秋天适合发生一些故事
比如在秋夜里想你
又如在所有的叶子上写下你的名字
白露为霜的日子
山顶上升起我们的炊烟
只要一阵恰到好处的风
你便落满整个世界

总有一些迟疑的花等待盛开
酒窖深处的秘密已挂在唇边
这个秋天我想跟你发生一些故事
故事的脉络像射线一样延伸
像一束光射向宇宙深处
像星巴克浓烈而令人惦记的夜晚
像我爱你

©林墨含
2018.09.10   成都
ps:终究还是言不由衷

海伦

一望无际的
可是满怀希冀的失望
是一个注定无法拥抱的男人
向着风
金色的苹果骄傲
这是你的美丽和自由

深沉的夜晚
继续着农耕时代的静谧
城市失忆
湖泊的言语里满是许诺的幸福
我只是在酒后妄想拥抱你
像拥抱孤独的魂灵
就这样一动不动
直到夜的尽头

海伦
你信不信
我也会为你发动一场特洛伊战争
在你忙碌的周末
在一颗纯洁的心上

©林墨含
2018.09.08   成都

犀浦夜市

在我一生中最后的夜晚
火簇拥着投进城市的湖泊
像一条条鱼,骚动难安
那时我们在人间觅食
美好人间飘满食物的气味
眼际充斥着世界上所有的色彩
向对面的青春痘要一根香烟
又向旁边的手要一打雪花啤酒
日子如贡嘎山高高耸起
所有愧怯的理想一一就地正法
依然是几个单身男人
在路边排成一排
对着过往的汽车
骄傲自得地撒尿
青春的瀑布
闪烁着城市的灯火
在触地的霎那
凄凉如死亡
静寂如昨日

©林墨含
2018.09.04    成都

故事梗概

我们对着天空相互道歉
对着城市的天际线互道晚安
然后又对着对方的幻影相互道别
在黄昏的日子,我们开始又结束
在静夜的思索里
我们埋怨对方,又原谅了对方
我们像锦城湖底的一对鱼儿
游戏一样游来游去
湖波荡漾,夕阳无限
我们差一点就触及美好生活的秘密
却只能凭任它消失在远山的黛色

©林墨含
2018.08.28   成都

八月

城市的夜晚行将解体
自由之风骚动在锦城湖畔
水草交织,与月色相互成全
湖底深埋着我们的故事
湖面上座落着我们的幸福

黄昏的色彩在潮湿的心上闪烁至今
无人提及来时的路,风尘和钟漏
只有眼神依旧倾注于一块玉的辉煌
只有不安份的双手
轻轻抵达许诺的温柔

©林墨含
2018.08.21  成都

〖问与答〗


问:你是否希望我了解你?


答:我不希望你了解我,除非你发自内心的喜欢我。因为,一但你了解我,对我而言便变得危险起来,只有爱我、喜欢我的人,才不会借此伤害我。人最容易被了解自己的人伤害。 

独自静寂

也许还是无法克制
克制住内心的波澜
一块笨重的石头正在下沉
湖上雾气弥漫
水草里长满失魂落魄
安静的夜里适合嘲笑人类
适合嘲笑自己
却不能嘲笑那一阵风
风总是美好的
这世间风情万种
不能全赖到它身上
可是,风神啊,我请求你
请求你将我埋葬
在不合时宜的风中

©林墨含
2018.8.09   成都

某日的风

风不该吹的
不该吹走晨光雨露
也不该吹走
一片叶子的温柔
手里攥住故事传说
就这样立在风口
成为自己的纪念碑

在秋天的崖口
一次次逃脱夜色的追击
想好了要重新做人
换掉半身的血液
结果散去了半身侠气
也不过是市井小民
轻轻拍下几丝尘埃
夜色般珍贵

©林墨含
2018.08.08    成都

雨(二十六)

忘了该如何假装忘记
日子是值得期待的赞美诗
高高挂在造雨的云端
这便是我的宇宙观
容不得他人质疑

认真辨识风的方向
感受它由秋天吹向秋天
这超越时空的秘密只有我知
低眉依旧窃喜
人间只是欢愉

终于把这颗心擦拭干净了
像去年某月那般纯洁无瑕
也终于从诗人堕落为痴人
就着不着边际的梦
说地久和天长

©林墨含
2018.08.08     成都

自题

岁月颇多磨砺,人生哲思几何。
大道既显又隐,荡荡归于本学。
此身飘零已久,何堪独拣寒枝。
正心以致行用,小子自当勉励。

©林墨含
2018.08.06   成都

发布不了,说是有敏感词。😱

雨(二十五)

走过的路太多了,太多了
早晨适合读诗
夜晚依然适合在文字的缝隙里
寻找恰当的词汇来描绘你的温柔
策马回首,过眼的风凌乱夜色苍茫
饮下这一杯黄昏吧
就着太阳卸下一生的倦怠

我说岁月不容易
说日子匆匆又匆匆
说你画眉边的霞总是多情
在某个刹那
总觉幸福过于简单
只有时间金贵
硬把我们雕琢成
此生此世的荣耀

©林墨含
2018.07.26   于故乡

下半身的叙事

未骑过马,却还要写马
还要赞美马上的日子
以及由马的鬃毛延伸而出的皇权
杂草盖过幻听的耳朵
凶险的故事碎裂成悠远的回声
这便是所有人的命运

每个夜晚都有特殊的含义
比如,在今天这个夜晚
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又如,在明天的那个夜晚
性和帽子是唯一的目的
娇喘的音符凑成历史的奏鸣曲

身体交织缱绻,疼痛难止
岁月的桥头一支尺八鸣唱
掮客门前的小路草木繁茂
日子和日子远远地铺开去
我们在马灯下赞美乳房
赞美乳房便是赞美幸福

我们不约而同地回到村庄
河流堵塞,血液也随之凝固
我们高高举起臂膀
像抗议天空一样抗议大地
我们生活但仿佛已经死去
我们相爱只在某个失真的黄昏

夜里浣衣声垒起在浅浅的河岸
月亮石上裸女尊贵而柔美
光滑处彰显着月...

雨(二十四)

黄昏升起的时候
雨便是所有的罪过
双手合十也无法触及
一根根疯长的芦苇
在小河的岸
静静咀嚼一些故事
以及一些一触即断的传说

传说雨天有大鱼翱翔天空
传说某年某月深爱过某个人
传说雨停的时候便是归期
旗帜高高扬起
灯塔上响起情歌

涉世未深的人
匆匆游过泛雨的黄昏
怀揣着雨的秘密
走进静夜浅浅
情愫深深

©林墨含
2018.07.24   于故乡

雨(二十三)

眼睛在黑夜一层层垒起
从床头爬上窗台
最终抵达城市的尽头
雨成为一切的可能

想起你用双指支起的烟头
猩红色的火慵懒随和
热量集中在八楼的某个清晨
误伤了怀揣秘密的人

在此时此刻的时代
生活便是所有的追求
只有暴风雨能区分爱和喜欢
我们全做了秘密的守护者

当雨声静寂
风景便只剩风景了

©林墨含
2017.07.12  成都

雨(二十二)

肆无忌惮一整夜
肆无忌惮地剥夺太阳的权力
在这个大雨如注的清晨
暴君开始了他的摄政
这是我们的黄金时代
这是我们唯一值得纪念的日子

最美的日子由雨构成
风和断续的节奏打磨着它的表面
城市卸下了高傲
只有听雨的人是平等的

热爱你,有如这雨般剧烈
从此没有秘密
我的软肋暴露无遗
骨头上镌刻的象形文字
成为爱情的罪证
风景无处流放
风景四处弥漫

©林墨含
2018.07.11  成都

雨(二十一)

结结实实地打在脸上
凌乱了发和尊严
在雨中我总是坚强无惧
骄傲汇成浩瀚的流
征服了整座城市

依然需要在意云端的故事
在意你的消息
依然需要等待出发的指令
沿着雨的脉络
淬炼成铮亮的刀刃
无限锋芒
无限风光
构成了你的方向

一场梦
杀机四伏
像一首不完整的诗
断断续续

©林墨含
2018.07.11   成都

南方公园

丈量两朵花的距离
然后才能分辨南方和北方
水澄澈如故
心灵的夜晚在白昼的抵达中消尽
左手的荣誉
右手的怯懦
城市街道辉煌
不要急着说再见
我们才刚刚启程

©林墨含
2018.06.28

端午

农时的五月高高爬上城市的天际线
日子倦怠而悠远,锦城湖畔芳草鲜美
故乡的村落点缀在素色的思绪
一张沙发在角落支起节日的炊烟
烟雾汇成躯体
跌跌荡荡进往事风尘

今日要谢绝偏执己念
谢绝十九楼的阳光妩媚
早早逛菜市,早早燃起烹饪之火
珍视油与火,珍视食材与味蕾
心中有念想,举头皆神明
今日要像先辈一样重视传统节日
顺着糯香的温柔刀锋
像拆开情书一样拆开一扇粽叶

异乡的黄昏在城市的南面升起
最后的二十几岁高楼林立
剩一点点诗意散为日子的佐料
此身漂泊此处,此心断肠此间
风起了,又落了
落在故乡的云上
落在两行诗的间隙
稀稀落落的远方星光数点
湖光也望故乡

©林墨含
2018.06.18   成都

风尘

刮风下雨
渡口却永远只有一匹马
潮湿的欲,阵阵嘶鸣
古老的仪式搁浅在远古的陶罐
只有粮食精神代代相传
温柔的酒乡
风尘娇喘不止
思想纹丝不动

©林墨含
2018.06.13   成都

晨光熹微

此间所有的美好都汇集大厦的顶端
阳光宛如佛光
而你我无需普渡
向着时光进发
便是最好的期待
这一刻仿佛拥有了整座城市
生活有了盼头
岁月温柔
连疾驶而过的汽车
也如欢乐的清风
这是生而为人的幸福
短暂间的永恒

©林墨含
2018.06.04

某天

某天说爱你
或已是不爱
我并不懂什么是爱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和你在一起不会永远快乐
因为并不是为了快乐
才期待和你在一起
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为了看云的时候有个伴
为了听雨的时候
想念的人就在身边

某天说爱你
就只是爱了

©林墨含
2018.5.22   成都

另一

点燃一座城市
紧接着是另一座
人生喋喋不休
日子跳跃不止

城市的立交和环线
分割着价值与恐惧
文明借此构建
在没有英雄的时代
流浪便是英雄精神
光芒万丈的卑微与平凡
宣告长大成人
而秘密只有春天知晓
只有年龄与故乡知晓

©林墨含
2018.5.22   成都

日子灿烂

活着真好
日子灿烂
一寸寸的火焰
是一寸寸的激情
融化了你
也融化了我

飞机飞过天空
爱情蠢蠢欲动

©林墨含
2018.05.07    成都

黄昏

黄昏首先打湿的是一个下午的沉思
命运的纺锤线编织成灰色的屋瓴
八楼是这座城市的全部
没有烈酒割喉便无法触及真理
把最美的谎言说与自己听
这样的黄昏最值得赞美
只是每一句赞美诗都言不由衷

到后来,黄昏一点点往上涨
淹没了日子,也淹没了城市
无数的眼睛在城市的空间游荡
在黄昏的液体中
我们不用担心溺亡
早已习惯了
习惯了飘忽不定的风
也习惯了方向
总是偏离地心

人们之所以经常迷路
并不是因为无路可走
而是因为方向太多了
太多的方向
都集中于同一个黄昏
密集恐惧
如蝗灾后的田野
别致得像每一个明天
像春天
也像夏天

©林墨含
2018.05.07   成都

《请求你夜来点灯》

请求你夜来点灯
但请不要熄灭十五楼的月亮
灯火纯洁照亮一行行诗句
月光浅浅洒落污渠暗沟
理想的生活大概便是这样
不是太阳高高挂起的白天
也不是凄冷阴秽的漆黑
而是在月亮统治的夜里
一盏灯的起义
一行诗的勃起
以及两个影子的高潮

©林墨含
2018.05.04

雨姑娘:

给你一句话,写诗 @林墨含
“请求你夜来点灯”

睡眠起义

听说北方又下雪了

花园小区的雨霸占了整个夜晚

寒冷袭来,心脏遭受冰镇

对面阁楼的女人在窗帘下晃动

像北方用雪堆起的人像

乳房坚挺

凸起在春天的轮廓线


十年来,睡眠变得珍贵

耳边尽是故乡之河的喘息

干涸声,河床撕裂的声响

还有从遍野的坟堆里传来的低声怨语

构成了这个夜晚的精华

十年前,睡眠是合乎寻常的本能

而今,睡眠是仪式

是一场孤零零的祭祀


日子好端端地坐在潮湿的窗台

十五楼的春天要提防坠落

诚觉城市美好

大脑皮层却仍桎梏着梯田图景

十年前,应该选择成为一位伟大的农民

六体不勤,五谷不分

就默然坐在村口的大樟树下修禅

闻着炊烟,听谷子抽芽...

1 2 3 4 5
© 林墨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