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因酒醉鞭名马 公众号:以后自由

预言

我们在这个夜晚陈尸
像两株死去的植物
并排着躺在人行道上
无惧车流滚滚
华灯照亮城市
也照亮我们的卑微和胆怯

离经叛道的诗人已经远去
高楼上诗歌在伺机自杀
言语化作漫天星光
谎言夺目
构成璀璨的历史图画
以及人情世故

©林墨含
2019.09.02   成都
公众号:以后自由

水面

风景陈列在水面
像岁月的战利品
我们的骄傲
从一座山头蔓延到另一座山头
诗歌结束了抒情的纷争
在城市的角落
湖面波光粼粼
只有天气令人担忧
时代风雨不定
艰苦岁月
是借口还是宿命

2018.08.31

轨迹

远离人群
彻底退化为一匹马
与自由的风
一同放逐在你的草原
在那里
爱情已经开成了花
只是无人知晓果实的秘密
一个不自由的驻点
在平静的日子
激荡起点点波澜

©林墨含
2019.8.28  成都
公众号:以后自由

领袖

刀起刀落
刀刃锋利,时代新鲜
赞美的歌是危险的太阳
一只猎鹰巡视四野

伟大的形容词
堆砌起伟大的丰碑
拒绝粗鄙,崇尚遣词造句
典故围成栅栏
良夜是危险的伪装
高高在上
高高捧起
小心跌落

2019.08.27  成都
公众号:以后自由

美丽港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是两个世界的碰撞
压抑之后的怒吼
沉默之后的爆发
从来就没有敌人
只有无知与蛮横
包围良知的岛屿
谁能懂得你的抗争
是一面红旗?还是口口声声的亲情?
一点点消失在维多利亚港湾
消失在映满烛光的夜色
需要一把猎枪
杀退豺犬大义凛然的“安抚”
和叫嚣

©林墨含
2019年8月10日   成都
欢迎关注公众号:以后自由

七夕

一触即断

更需要勇气的是
不去碰触
不去触动那根心弦
不去拾起最后一根稻草

我们在和平的年代和平共处
我们都只是可笑的孩子
天真地认为播种就会有收获
我们播种下了爱情
在暴雨席卷之后
却只收获半截故事

半截故事的美好
是美好的不美好

©林墨含
2019.06.16    成都锦城湖畔

父亲

戒烟之后的父亲
像个孩子
每一杯酒喝起来
总有五十年那么漫长
钓鱼成为新爱好
下巴上的胡子
依旧让孩子们
“闻风丧胆”

©林墨含
2019.06.16  成都锦城湖畔

锦城湖

一点点从湖面升起的
是雾,是迷离
是我们丧失质感的爱情
惊袭一阵一阵的噩梦

时间拥挤
无法疏浚通往幸福的路
美好与美好之间
隔着一片湖水
隔着一面镜子
真实的虚空

©林墨含
2019.06.16  成都锦城湖畔

顿时

复活了年轻时代的几丝犹豫
并借着它复活了野心
一时间山河辽阔
梦里不曾梦到

©林墨含
2019.6.10  成都

风声

就挤在那间小房子里
看书,写字,没有朋友
风与风也在贸易摩擦
只是分不清哪个是美国
哪个是中国

金黄的时代
日子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色彩
安分守己的读书人
握住日子的虚空
照着风声勾勒出
风的轨迹
以及夏天的模样

©林墨含
2019.6.10   成都

语言贫瘠
所以要凭借诗歌
才能抵达那些纠结的叙事
才能描述内心的一次次悸动
诗歌不是语言
而是语言的一种实现
实现了对“不可言说”的言说
诗歌是对语言的补偿
也是对语言的叛逆
在语言束手无策的地方
诗歌是唯一的王

©林墨含
2019.5.5   成都

和裕风景

给你一点坚固的信仰
信仰某人爱着某人
在人间五月的大地上
我们愉快地繁衍生息
要为你献出多少血
才能完全消逝你的波澜
爱情世界的遗憾在于
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历史
爱情可以更改世界对我们的属性
却无法更改已经发生过的历史
我们的爱情是正在发生的历史
无法更改,无法撤销
我们需要这样的信仰
因为我们爱着彼此

©林墨含
2019.5.5   成都金堂

驯化

很多个夜晚
睡眠都无法抵达你
生活在夜里难产
爱情在遥远的床上扑朔迷离
一张亟待挣脱的罗网
纠结着我们共同的命运
答案早已写在风中
关于幸福生活的憧憬
关于某人爱着某人
在四月的褶皱里
爱情驯化了月亮
也驯化了我们

©林墨含
2019.4.28  成都

风向

尝试着接受一些结果
接受某些人不完整的命运
譬如在最美好的时候死去
在最偶然的刹那
触不及防地成为别人的哀伤

不完整的命运也是命运
是另一种形式的完整
当悲剧在美好身上完成
美好也便成为了永恒

©林墨含
2019.04.28   纪念LMC

四月

举过头顶
与阳光和日子
共享一分一秒的贞洁
风拂过日历本
良辰依然
节节溃败

©林墨含
2019.4.25 成都

辉煌是无法抗拒的
当命运被自己设计的时候
【温故】

北海

在北部湾的清晨
我们进行了五次性爱
把对祖国和生活的爱
都溶化在交汇的体液里
我深爱着你的温柔
也深爱着你的自由
我们在床上一躺便是茫茫大海

©林墨含
2019.04.09

政治遗嘱(2)

我站在高高的山顶俯视人间
冷淡地看着鹰犬游戏
我两手空空
却又握着无形的权杖
那权杖包含着男人与女人的爱情
包含着人间所有的善良与幸福
我就这样默默守护着
也默默等待着
我不希望成为王
也不希望成为太阳
因为王早已死去了
而太阳一直都在
我只愿成为两手空空的人
两手空空便是我留给人间最大的遗产
也是我最伟大而卑微的存在

©林墨含
2019.4.9  成都

山火

火分辨着两个文明
触不及防地分出了两个世界
红旗大喊着:英雄走好
我们的时代总是在造就这样的英雄
在这没有英雄的时代
我只希望你们是儿子,是丈夫
已经多少次了,多少次了
依然是年轻人的肉搏
在这伟大的9012年

©林墨含
9012.04.02    成都

岁月可期

岁月若可期
便一定是酒
谷烧酒
烧断了喉管
焚化了心
然后去等待某位
断肠人
在太阳底下
将悲惨世界暴晒
并嘲笑
路上的疯子
和春天的落叶

©林墨含
2019.3.38  成都

阳光

什么时候开始在意晴雨
在意空气的温度和风吹的方向
泥土里只剩迟钝的呼吸
城市倦怠,荒野花开
书架上垂下枯黄的绿萝

曾在湖畔失去情人
又接着在太阳的中心失去尊严
等回到出租房睡在你的身上
放肆着把脸埋进乳房
我才终于成长为一个孩子

在床沿上用脚写字
写下遗嘱,也写下情诗
窗外是梧桐大道
春床上是我们的哲学

©林墨含
2019.3.28   成都

哲学

午后的菜市场
在贩卖夕阳
失恋的人
在贩卖爱情
大臣们
在贩卖皇帝
人民
在贩卖自由

©林墨含
2019.03.28   成都

错觉

我时常感到孤独
一种尚未定义的孤独
夜里满是骨头的骄傲
漫长的房事
淹没人类的战争和饥荒
农民的儿子
在股票市场兴风作浪
年轻人很快地老去了
在长满皱纹的湖水里
栽种幸福
言语是升级的毒品
被打压得支离破碎
而你只是我的复制品
比我怯懦,比我真实

©林墨含
2019.03.28   成都

简单就好

简单就好
像三月的风
也像爱情

简单的事物
总是饱含着美
象征舒坦的自由

简单是日子的流淌
是存在的必然
是不简单的同义词

©林墨含
2019.03.27  成都

距离

距离之外的是信仰
信仰爱与被爱
信仰圣人的伟大以及政治的清明
距离之内的是妒忌
妒忌一朵花的开放
妒忌某一个人的伟大和无私
我们存在于距离之内
却假装活在距离之外
历史与现实仅差一步之遥
一步之内壁垒万丈
空空荡荡
却又无处不在

©林墨含
2019.3.27   成都

历史与传说

正好是春暖花开
没有人在意你的历史
他们只关心你的传说
譬如带着一本《神曲》死去
又如让一列火车从身上碾过
更不用说那些关于气功的流言
这些构架起整整两代文青的信仰
只有死去的诗人才值得歌颂
只有诗人的死才光芒万丈
仿佛死亡是没有痛苦的
仿佛死亡的过程也如春暖花开
只有辨认出太阳才能抵达你的历史
不是后羿的太阳,也不是夸父的太阳
太阳本身便是全部的历史
历史在太阳的中心燃烧
每一束光都是一篇诗章
值得赞美的只有血色
血色代表真实和纯粹
血色代表热爱
热爱生也热爱死
热爱每一个时代
每一个不再有诗人的时代

©林墨含
2019年3月26日  成都

诗的另一种用途

你让我哄你睡觉
我便开始读诗
读为你写的诗
你总是很快入睡
有时三两句
最多两三首
催眠效果极好
你睡得真美

©林墨含
2019.03.25  成都

香水

风景徐徐地在百叶窗开放
夜晚温柔得像前天在摊子上买的草莓
女人留下的香水味彻底更改了屋子的属性
时间就这样肢解而又饱满
一点点扩散、膨胀
幸福是窒息的
美好早已被定义
这就是我能想象的关于春天的一切
我走在路上
一切都是花开
我闭上眼睛
便看见真理

©林墨含
2019.3.20  成都

1 2 3 4 5
© 林墨含 | Powered by LOFTER